□本報記者陳麗平
  □本報通訊員向輝凌濤
  4月初,《法制日報》記者踏訪成都軍區某炮兵團,和團黨委一班人座談時,他們表示壓力很大。
  1998年,中央軍委轉發他們“全面搞建設、扎實打基礎、反覆抓落實”的基本經驗。該團成為全軍基層建設的一面旗幟,因全面建設過硬被譽為“烏蒙鐵軍”。
  奮進在強軍興軍的偉大徵程中,該團黨委一班人並未沉浸在過去的榮譽中,反而陷入了沉思。“我最憂慮的,是部隊30多年沒打仗了,官兵思想中存在著打仗意識不強、實戰氛圍淡化、人才建設偏向等與能打仗、打勝仗不相符的觀念,就像老茶壺裡的茶垢,由來已久,堆積很厚!”該團團長陳勇說。
  能打仗,他們從剔除“思想留垢”開始。
  做好走向戰場準備
  去年春節剛過,團里組織30公里徒步拉練,陳勇提前把各連炊事班拉到終點,向大家明確:“到了飯點就開飯,先到的吃肉,後到的啃骨頭,掉隊的喝湯!”結果,10多名掉隊戰士愣是在陳團長的監督下吃了頓“殘羹冷炙”。
  讓掉隊的戰士吃剩菜剩飯,是不是太過了?
  用戰場標準檢驗,陳團長的“鐵石心腸”並不為過。他時常對官兵說:日子過得太舒服,就不像個軍人。
  該團黨委一班人從自身帶兵觀念上查找出部隊打仗意識不強的原因:生活味太濃,實戰味太淡。他們向全團官兵敲響警鐘:收起“過日子”思想,做好走向戰場準備!
  走向戰場,第一步是戒嬌氣、強血性。今年,他們在全團推開刺殺訓練,用真槍代替木槍,用對抗代替單練。訓練中,有的官兵不理解:“信息化時代了,還舞刀弄槍,有必要嗎?”現場指導訓練的團政委朱江說:“拼刺刀,練的是膽魄。假如現在敵人就在面前,你敢不敢一刀把他撂倒?”官兵沒說話,一陣“殺!殺!殺!”
  是虎就要入歸叢林
  去年5月,國內某一動物園把老虎從籠子里拖出來,強迫老虎與游客合影,該事件在網上成為熱點。
  但該團黨委一班人的關註點與眾不同:本該威震叢林的百獸之王,緣何落得“胯下之辱”?他們的結論是:老虎還是老虎,只因在籠子里關久了,也就關成病貓了。
  借虎說話,他們把目光瞄準自己。團黨委分析認為,長期以來,“圈養型”的訓練模式,讓不少官兵惰性多了,要求鬆了,依賴性強了。更可怕的是,一成不變、中看不中用的訓練多了,靈活機動、經得起戰場檢驗的打法少了!
  “圈養型”的訓練只能養出小綿羊,“放養型”的訓練才能鍛造出“虎狼之師”。團黨委一班人下了決心:把“籠子”砸碎,把部隊逼上戰場,讓官兵去面對“敵人”。
  以往不是消極保安全嗎?他們頂著壓力,把“單炮多發”“跳彈射擊”等險難科目列入必訓內容。機關幹部搞演習不是離不開稿子嗎?團領導規定:“一律口述戰鬥命令和決心建議!”營連不是“等靠要”思想嚴重嗎?團里組織徒步機動演練,只發給地圖、明確終點,不開協調會和指定機動路線;炮兵營實彈射擊不是離不開校準的炮嗎?現場指導訓練的參謀長薑亞新宣佈:“炮長和副連長‘陣亡’,轉移陣地,重新組織校炮。”……
  是虎就要入歸叢林,是狼就要放生野外!走出“籠子”的官兵,在“放養”狀態下吃盡苦頭,也揀回應有的本領——
  一營進行晝夜連貫演練,少帶了一天給養,請求機關送米送肉被拒絕,官兵挖野菜、摸魚蝦,不僅圓滿完成任務,還總結了野外生存經驗。
  指揮連組織夜間野外宿營,連遭偵察排幾次“摸哨”後,演了一齣“空城計”,示假隱真、“誘敵深入”,把再次前來“摸哨”的偵察兵當場抓獲,反敗為勝。
  下轉第二版
  上接第一版
  依打仗標準培養人
  今年初,該團成立“機關戰鬥訓練連”,團長、政委任連長、指導員,機關部(處)領導任排長,利用每周一、二兩個半天開展軍事訓練,不僅訓練基礎課目,還進行作戰指揮訓練和操練主戰裝備。
  一次,某兄弟單位領導來團參觀,看到機關“筆桿子”們正在訓練場上操練某新型高炮,不禁問:“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難道人人都要培養成‘特戰尖兵’?”他甚至提醒陪同參觀的朱江:“革命分工各不同”,抓訓練不能“眉毛鬍子一把抓”。
  戰爭決勝負,人才是關鍵。大家都明白這個理,但打仗到底需要什麼樣的人才?是專才,是通才,還是可遇不可求的全才?起初,團黨委一班人也是一頭霧水。
  在去年初的一次實兵演習中,他們找到了答案。演習中途,團指揮所遭小股“敵人”襲擾,頓時亂成“一鍋粥”:寫材料的“高手”,玩不轉手中的北斗手持機;對車輛故障“一摸準”的“技術大拿”,找不到預備配置地域;開藥方的醫生,在槍聲大作中慌了陣腳……
  “這專業那專業,打仗才是主業;這過硬那過硬,首先要軍事過硬!”那次演習帶來的“陣痛”,讓團黨委一班人的頭腦逐漸清晰起來。他們認識到,儘管全團各行各業“人才輩出”,但重業務輕指揮、重技術輕戰術、重技能輕體能的傾向不同程度地存在,人才培養必須從“業務型”向“戰鬥型”轉變。
  培養“戰鬥型”人才,他們從樹導向、立標準開始,對《幹部選拔使用辦法》《比武競賽獎勵實施辦法》等進行修改,明確規定:幹部提升、骨幹配備,訓練不過關的“一票否決”;每年70%的獎勵名額用於表彰訓練尖子;對練打贏有成績的官兵在提職晉級時優先考慮……
  “全軍愛軍精武標兵”、藏族戰士拉巴頓珠在團突擊炮瞄準手專業比武中勇奪第一,在軍區直瞄火器快速精確射擊比武中摘回“金牌”,雖然文化知識不拔尖,但團黨委推薦保送他上軍校。
  有了一個面向戰場的強大人才方陣,該團能打仗、打勝仗腳步又向前邁進了堅實一步。去年6月,該團奉命抽組官兵赴某高寒山地駐訓,與空軍和外區部隊進行陸空聯合演習。
  “在外單位面前露臉,可不能搞砸了!”有人建議抽組全團各個專業和崗位的尖子參訓,以確保在演習中取得好成績。團黨委從借實戰平臺培養“戰鬥型”人才角度出發,主要挑選年輕有培養潛力的幹部、有長期留隊意願的戰士參加。結果,欣然受命的年輕小伙子們鬥嚴寒、抗缺氧,實彈射擊首發命中、發發命中,打出了“烏蒙鐵軍”的風采。
  (原標題:能打仗從剔除“思想留垢”開始)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kb30kbnpg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