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圖 羊城晚報記者 何裕華 實習生 胡文琦
  畢業季年復一年,由此衍生的“找工作”話題卻熱度不減,讓煩囂的夏日增添幾分躁動。近日,在不少應屆畢業生仍海投簡歷尋“飯碗”之際,廣州市發改委聯同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發佈了《廣州市緊缺工種(職業)目錄(2014年)》(以下簡稱“《目錄》”),根據該《目錄》,目前廣州市有49個工種(職業)很缺人。然而,當羊城晚報記者依照該《目錄》、深入部分行業進行調查採訪時卻發現,富餘的社會勞動力要與緊缺崗位相對接還有很長一段距離,技術含量較高、工作內容枯燥而辛苦的工種與“在學校沒學到什麼”、“希望過上體面舒適生活”的年輕人需求存在較大錯位。
  鋼琴調律師:
  頂著“高薪假象” 實則枯燥寂寞
  打開鋼琴,拿起扳手,逐個琴釘調試鬆緊,逐條琴弦校正音準,沒有優美飄逸的樂章,卻是不斷重覆的單音節……記者走進廣州卓越琴行總店,該琴行負責人、特級鋼琴調律師徐婉兒正在為一臺三角琴調音。她笑著告訴記者,“我們的工作就是這樣,枯燥而繁瑣”。
  鋼琴調律師,正是這次被列入《目錄》的其中一個工種。“雖然,只是重覆的工序,但調律是一門很精細的專業技術,沒有七八年的實踐積累,根本無法成為一個合格的鋼琴調律師。所以我們基本不招無經驗的新人,這是一個‘浸’出來的職業,不是在學校學幾年書本知識,在一些社會機構培訓幾個月出來就能勝任的。”徐婉兒無奈地表示,招聘適用人才確實不易。
  招人難,入行也不易。從事鋼琴調律工作已11年的何家昌告訴記者:“雖然,現在星海音樂學院等高校也設了樂器工藝等專業,但拿著大學畢業證不等於會拿扳手。”
  應屆畢業生除了缺乏經驗,就業心態的改變也是技術崗位緊缺的成因。從事鋼琴製作、鋼琴調律超過60年,曾為眾多國際頂級鋼琴彈奏家調律的徐榮佳告訴記者,當年在崗的他認為,在國內調琴就代表單位,在國外調琴就代表國家,那種責任心和使命感、集體榮譽感都是很重的。而在近11年來,見證了不少同學、同事轉行的何家昌表示,“現在選擇太多,誘惑太多,這一行不好賺,就乾另一行”。
  “不少年輕人聽說做調律師月薪近兩萬元,奔著這個‘高薪’紛紛入行,但是其實這個行業底薪真的不高,能賺多少還得看自己工藝技術到什麼水平,是否被客戶認可。”徐婉兒舉例道,她的琴行曾招聘過一些“心高”的新人,結果發現實際工作需要老老實實待在店里調琴,而不是出去“單干”賺錢,結果沒多久就走了。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頂著“高薪假象”的鋼琴調律師已算比較能吸引年輕勞動力入行的職業,與該職業同樣枯燥卻更為辛苦、低薪的機修鉗工、焊工車工、鑄造工、起重工等在《目錄》中的技術工種情況更堪憂。
  動畫繪製員:
  入行講“圈子” 前景不明朗
  出人意料的是,《目錄》顯示,與機械技術工種同樣缺乏從業者的還有新興職業——動畫繪製員。
  在珠影數字音畫傳媒有限公司動畫部門工作的塗先生向記者講述了10年前曲折的入行經歷,“我在大學念的是動畫專業,但我畢業之後沒有找對口的工作,人才招聘市場都是招保險、銷售的,而且,當時我也不知道自己想乾什麼適合做什麼。於是,我去當了物流檢查員,然後是機場安檢員,還去過電腦城裝嵌電腦……發現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工作後,我通過一個培訓機構重修動畫設計專業,並通過該機構才找到相關工作”。
  資深動畫繪製員白帆(化名)也贊同,動畫繪製員之所以變得“緊缺”,很大程度上因為入門路徑窄。“動畫設計專業的學生畢業後找不到工作已經成為一種普遍現象,七成以上的動漫公司都只會通過相關培訓機構和專業論壇招工,某種程度上形成一個小圈子,不想花錢進培訓機構的學生根本無法接觸這個小圈子,也就找不到入行之門”。
  “這麼多人喜歡動漫,報讀這些專業,但人員質量參差不齊,高素質的人才真的很難找。”作為招聘單位,珠影的動畫部門負責人說。
  同時,白帆表示,動畫設計行業的發展前景不明導致人員流失率較高和從業者較隨意。“往往做完一個項目就會有一批人離開。因為中國動漫行業發展趕不上國外,公司賺不來那麼多錢養活這一大批人,工資不高,大家自然會走。一部國產動畫片,設備投入可能就要過千萬,但票房往往只有一百多萬。”
  市民說法
  做藥物製劑不如開網店
  記者就《目錄》採訪了部分廣州市民,市民何女士告訴記者,十幾年前,她丈夫曾是一名電工,但最後還是選擇“下海”,因為“真的太辛苦了”,“現在乾電工、焊工這一行的都是外地人,學歷比較低,生活條件比較差,到我兒子這一代,本來就沒有生活壓力、嬌生慣養的肯定更熬不住。”
  藥學專業的在校學生小方對於藥物製劑工這個緊缺職業也表示“一頭霧水”。“我從來沒有考慮過這種在工廠流水線工作的職業,辛苦和工資低都是其次,主要是我覺得這種工作太無聊,相比起這樣的安穩,我更喜歡有挑戰性的工作。”她說。
  藥物製劑中專畢業的小靜已經從對口工種轉為一名淘寶商家。“藥廠車間製藥經常要加班,一般藥廠都在偏僻的地方,而且重點是沒有上升空間,月薪4000元,職位和工資都很難升。”她向記者說,“開網店的時間比在藥廠要自由得多,而且開店還是自己的興趣,畢業幾年了,現在才終於找到自己喜歡的工作。”
  此外,記者採訪發現好幾位藝術類專業畢業的中專學生都遭遇了找不到工作的困境,最後不得不選擇參加高考,轉讀大學的其他專業。動畫中專畢業的小陳就是一例,他懊惱道:“畢業了才發現這個專業很沒用,我寧願再重新讀4年大學,讀經濟類專業還是比較容易找工作的吧。”
  專家觀點
  學生要多實踐 政府應多培訓
  據瞭解,廣州市內除了各大中專技校外,本科高校並不缺乏與《目錄》中緊缺工種相關的專業課程,例如醫學類大學的藥物製劑專業、藝術設計專業,以及物理化學等相關專業,但培養方案中無一例外是“培養高級科學技術人才,掌握專業基本理論知識,具備初步實際工作能力。”某重點高校的大學生就對記者說,“我們4年的專業課之中只有一門2個學分的實習課程,給2至3個月時間去單位實習,學那麼多學術理論以後工作真的用得到嗎?”
  為改善就業錯位情況,今年5月,國家教育部的改革方向已經明確:國家普通高等院校1200所學校中,將有600多所轉向職業教育。為解決高校畢業生就業難和市場上所需要的技術技能人才供給不足的矛盾,建設現代職業教育體系,1999年大學擴招後“專升本”的600多所地方本科院校,將率先轉作職業教育。
  對此,華農人力資源研究所所長諶新民接受羊城晚報記者專訪時表示,該49個工種的人員緊缺體現了廣州市產業的轉型升級現狀。解決困局必須學校、學生和政府三方共同努力:學校方面,必須在人才培養理念和模式上做出改變,對師資力量也要有更高要求。作為學生,也不能總是抱怨現在的教育體系,在期待教育體系改變的同時,要先改變自己的學習方式,參加更多的社會實踐和實習見習,瞭解行業的現狀和發展。從政府層面來說,要調劑好勞動力市場的需求,提供更多的公共服務,使技能人才的培訓得到更多發展,使他們的收入和社會地位得到提升。
  何裕華、胡文琦  (原標題:會做的不想做 想做的進不去)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kb30kbnpg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